2018年12月

The third month

已经欠薪3个月了。


从11月的等待到12月的愤怒即将到来的1月的不抱幻想。


今天12月24,今晚平安夜,明天圣诞节,好像比以往任何一个圣诞节都过得凄惨。大学时候圣诞节自己买油纸拉花包苹果送人,还关心哪些关系好的送掉了。以前每年的圣诞节都去逛春熙路看伊藤和太古里的圣诞树,今年连地铁的花费都觉得心疼。从上大学以来,没有任何一个月自己银行卡里是不到三位数的人民币。感觉没发工资的这三个月,对于几块钱的花费都要犹豫再三。双十一给家人买2千多的东西还觉得会发工资,等2周就发了。双十二了,还没发工资,一毛钱的东西都不敢给自己选,只能把妈妈交代的给外婆买的衣服下了单。真的太艰难。下定决心找工作的上周,海投的简历都因为年底职位少石沉大海,让同事帮忙内推了2个,面试了就没下文了。我已经放弃了年前找工作,因为同组找到工作的都是去的小公司,随时都可能倒闭的那种,我已经害怕了。没想到我还没跳出这一行,就被互联网寒冬拖累了。


马上就要2019年了,新的一年,希望不再遇到拖欠工资的万恶的资本家;希望能考进体制内不再漂泊。


给自己的定下的要求是,不要再抱着试试的态度,认真对待,逃离这一行。

不为谁而作的歌

一直觉得林俊杰的歌无人能超越,一般人学不会哈哈哈。

上海虹桥机场有这么一个故事:一对恋人在机场分手, 女对男说 ,你别等我了我们不会有结果, 就像机场永远等不来火车, 我们以后也不会有交集 。没过几年, 虹桥机场跟火车站连在了一起, 设计这个工程的总工程师就是那个男的 。

今天听到情非得已,第一次看流星花园是十岁,当时觉得女主好矫情啊,但是我看我姐姐哭的稀里哗啦,很是不解。到了这个年纪,才会被那时候的歌曲的歌词感动“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真的有点透不过气,你的天真我想珍惜,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一生有你的歌词也是蛮好的呢,“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现在很多新歌的歌词乱七八糟的。。。

提笔不曾写下的绝句

初见是惊鸿一瞥,南柯一梦是你。

等待是山重水复,怦然心动是你。

相遇是柳暗花明,如梦初醒是你。

重逢是始料未及,别来无恙是你。

牵手是月下风前,春暖花开是你。

相处是山水一程,纸短情长是你。

相守是形影相随,青丝白发是你。

Inspiration at midnight

十年前,初三,16岁,每晚10点左右灵感爆发,开始写日记,写下点点滴滴快乐和欢喜,别的同学在做数理化的作业,我就边写日记边内心小窃喜。当年好像很喜欢初中的体育老师,阳光帅气那种,当年和同班几个女生一起,上厕所都要绕道去体育老师经过的地方,就为了和老师打一声招呼,现在想起来,当年一群女生还是蛮搞笑的。

八年前,高二,18岁,那个时候每晚混迹于QQ空间,刷空间心情和日志,去别人留言板留言,乐此不疲。偶尔灵感来了,大约10点半左右开始写写日记。我是不喜欢在晚上这么宝贵的灵感迸发的时候去练习数理化的,同寝室的女生都是在刷数学题物理题,唯独我坐在自己的小桌子上写着日记,还真是羡慕当年的心态,一点不着急。

七年前,高三以及六年前的高四,20左右,那时候高考的压力让我喘不过气来,半夜写日记成为奢侈,但是我还是在自己租的房间里有一本厚厚的日记本,记录我月考失利或者期中考落后的种种心情,以及对未来的展望和暑假对父母的感恩。只是遗憾的是,高考过后,我把那摞日记本也带到了大学寝室,可是从来没有勇气翻开。直到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一年,那些日记本被我搬回了家里的房间,有次回去打开密码箱翻开日记本,竟然有种陌生的感觉,仿佛不是我所经历的事情。

现在是毕业后工作两年半,在公司加班发版的晚上,万万没想到,毕业后的我会在快12点还在写日记,高三时候以为熬了那些夜以后就会过上朝九晚五早睡早起的生活,没想到工作后还熬得更凶睡的更少。距离上一次发工资,已经过去了2个月。在私营企业,就是会这样工资都得不到保障。没发工资,是真的不想加班熬夜的。

听一首告白气球把,快睡着了。

obsession for software garden

--------------------------------------------------------------写于2018.12.04

来软件园三年,衷爱软件园C区那棵银杏,每年叶子最好看颜色最亮黄,掉的最晚的那一棵,每年都要去拍合照的那一棵。16年给我拍照的是同事,17年遗憾没有与树合照,18年给我拍照的是蜀黍。改天配图- -


换了2份工作,兜兜转转还是在这一圈,好像对软件园有独特的情结。不管未来会不会继续留在这里,反正只要在这的每一年,银杏黄了我都会去看那棵最喜欢的银杏树。


晚上和爸妈视频,说到老家的地,好像感觉如果没有亲戚在体制内,家乡父母就老是被村上的一帮大爷欺负一样,手无寸铁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