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

春风十里

2018年上班后迎来的第一抹阳光,温暖舒适,此刻耳机里流淌着春风十里的旋律。

没想到已经过去十年了。这十年我经历了太多事,高考,大学,谈恋爱,分手,也忘记了很多事,老房子,前任,很多很多点点滴滴。现在唯一还残存在记忆的,是2008年那个闷热的夏天。    

2008年中考完后,奥运开幕前夕,闷热的午后,我和爸妈坐在老家的侧房摘花生(把泥花生从花生藤上摘下来),电台里播放着奥运会的新闻,时不时有蚊虫骚扰。我不知道为什么好多幸福精彩的瞬间我都记不住,唯独记得那个午后。大约是跟爸爸发生了点口诀,争吵了几句,我好像抱怨我的暑假跟城里小孩不一样(小时候爱比较)。我很清楚地记得,我爸当时说的一句话:你的父母给你的是他们认为最好的了,已经是竭尽所能。我就是从此,学会了感恩。我的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他们一直在给我最好的东西。跟身边同龄人相比,我确实很幸福了。

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气寒。

-------------------------分隔线----------------------

还有一个瞬间,就是2012世界末日那一天那个点,我和前任坐在回家的大巴上,看着窗外很美的夕阳,手牵着手,我当时说,如果就这样真的世界末日了,也好,你一定要紧紧牵着我。

早上收到前任昨夜凌晨分享的两首网易云音乐,我没有听,内心依旧波澜不惊。前任的朋友圈有相依为命那首歌词分享,情人节那天有备忘录情人节快乐的截图。可是我真的不想回去了,真的回不去了,我已经走了这么远。重新同意了微信添加好友,就是代表我真的放下了,我甚至已经记不清前任的模样,分开已经两年了,我真的不想回去了。我相信TA也如此,大家都明白已经回不去,只是还是会在特定的节日想起彼此。

情人节那天收到的安和桥那首歌的分享,我没有回复。我不是没听过安和桥的故事,薛之谦和他前任复合的故事。可是我单纯地觉得这首歌不太好听,这个故事也不够感人。

羡慕那个前任还一如所有的时候,还能一起在我家做菜吃,第一次做鱼没有做好还被嫌弃。现在TA有工作有车不知道有没有新房,但是我不喜欢了。

-------------------------分隔线----------------------

现在只想好好经营一段可以走进婚姻坟墓的恋爱。

情人劫

又快到情人节了。与那年春节情人节是同一天相似,今年的情人节是除夕前一天。

从2013年2月14日以后,我就不喜过情人节了,也惧怕KTV。五年过去了,还是有阴影呐。

今天看了知乎上关于情人节收到过哪些奇葩礼物的话题,被直男们令人窒息的礼物审美逗笑了,但其实每一个恋爱中的女生都希望情人节收到很惊喜很用心的礼物吧。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想哭,不是因为昨晚大姨妈前乳房胀痛没有睡好,也不是因为刚刚听了一首最讨厌的歌可乐,而是,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姑娘,为什么身边的闺蜜都对象稳定或者领证了,我还这么飘摇呢。

过年面对爸妈七大姑八大姨的询问,固然可以玩笑式躲过一劫。可是每句操心和询问,我都会放在心。26岁结婚的目标,也许是要推迟到27,8了。也许是传统观念作祟,觉得女子30以后结婚生子不好。讲真,如果远走他乡事业有成,30以后成熟稳定结婚并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我生活的那个小地方,别人30都是儿女绕膝,我怕刺痛自己的心。虽然我深知,目前自己的收入水平,还没法养活自己,更别说维持一个家庭,悲痛。。。

PS:
2018.2.14情人节这天,我第一次发出了520的红包给蜀黍,去年还是前年微信红包特殊节日开放520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给TA发哈哈哈。

还有,好久没有唱过歌了。

feeling on the bus

2018.02.06
下班的公交车,拥堵的天府大道,来到软件园已经两年半了。

前一年多因为步行回家,感触还不是很深。现在住得远了,必须坐公交车回家。

下班的公交车上,都是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人,这个年龄阶段的,大多没有足够的资本积累,没有自己的车,只有挤公交。站着的人,挤得连侧身的空间都没有,司机稍微一刹车就要赶紧抓扶手;坐着的人,耳朵里塞着耳机在刷微博或者新闻,脸上写满疲惫。你看,这座城市的人啊,在听起来这么高大上的地方上班,幸福感仍然很低呐。

二十五岁的我,对未来依旧很迷茫。不知道想呆在成都还是眉山,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孩将来在哪里上学。也不确定陪我走接下来几十年的男生是不是他。

想了想我哥哥姐姐,小孩都上幼儿园或者小学了。我纵然追不上他们的步伐,但是我想为人父母后也会跟他们一样考虑小孩读公立还是私立幼儿园诸如此类的问题吧。

在这座城市,是那么的孤独。跟闺蜜闲聊了几句,问她过年放几天以及什么时候回家,才想起她在西边而我在最南边,我们隔了二十多公里。大学室友在毕业后因为各种原因就没在聚齐过了,好怀念当年一起在乐山吃甜皮鸭和钵钵鸡的那个夜晚。

在下班的公交车上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又饿又冷,腰都疼得直不起来。